全站搜索
新闻详情
首页|安信3|首页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08-08 15:15:3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那段【主管QQ36370】日子,陪母亲看央视台黄金档的电视剧《父母爱情》。

不知道,年逾古稀,大字不识几个的母亲是否看得懂剧情。但,母亲好似看得津津有味兴致勃勃的,开播以来,每到那个时间段,母亲雷打不动,无论正在做什么,都会放下,然后带上老花镜,面前泡上一杯茶,在茶香的氤氲弥漫里,安安静静地坐在电视机前,一集不落地看那部电视剧。而在此之前,一生都像个陀螺一样不停旋转的的母亲,是从没这个“闲情逸致”,更没这个闲暇时间,安安稳稳地享受电视机前惬意安闲的美妙时光的。每每看到我如醉如痴沉迷于某一档电视节目,甚至连饭也顾不上吃的时候,母亲就表现出不解的神情,“节目,能当饭吃吗?”在母亲那代人的观念里,人生在世,就“吃穿二字”,人生的字典里,许是没有花前月下儿女情长的。“成分论”的年代,谈情说爱,那是要被人嗤之以鼻的,甚至要受到批判的,是资本主义情调。根正苗红的母亲,肯定是连想都不曾想过的吧。

爱情,在那个年代,太奢侈,太华丽,太空中楼阁了。

“人,不仅仅靠吃饭长大的啊,也不仅仅靠吃饭活着啊!”我大声说给母亲听,我知道,前半辈子都在为填饱全家人的胃而努力的母亲,或许听不懂,但,那有什么关系呢?就说给自己听吧!果然,母亲一脸茫然,但默不作声地走开了。

我不止一次想,母亲和我,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,我们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。我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,母亲不会懂,当然,也无须懂。潜意识里,我觉得,母亲,以及母亲那一代人,如大地上一株株朴素的植物,一日日,一月月,一年年,春去秋来,岁月更迭,于她们,不是鲜活的生活,只是,无数个平常日子的重复累加,只是生存而已啊!生命,于她们,也只有长度,而没有宽度,没有深度吧。

那晚,不知受一种什么情绪驱使,在一集播完插播广告的当儿,看母亲若有所思的样子,我于是笑着问她:“娘,电视里演的内容,你能看懂吗?这就是你们那个年代的爱——情吗?”我把“爱情”两字加重了语气,拉长了腔调。

我看到,母亲满是皱纹的脸,蓦地飞上了两朵桃花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看得懂的……”,母亲声音低低的,好像在掩饰什么。

“娘,你和父亲,也有爱情吗?你们俩,谁爱谁多一些呢?”没等母亲答话,我自顾自又问了下去。

“娘,你一定很爱很爱父亲吧?父亲那么俊朗,那么儒雅,最重要的是那么心地善良,对娘你那样疼爱关心,有父亲的陪伴,娘真是幸福了一辈子啊!”说不上是剧情的煽情,还是别的原因,我忽然有些许感慨。

彼时,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。印象里,父母从未红过脸,一辈子轻言细语的父亲,从未对母亲说过一句重话。稍微懂事的时候,我甚至想,他们不像是夫妻,彼此之间太尊重,太客气,太“举案齐眉”了,而我看到的同学的父母,吵架拌嘴,柴米油盐。

我话音刚落,年老的母亲忽然像个小姑娘似的,有些羞涩,嗔怪我:“傻丫头,什么爱情不爱情的。在一起就是过日子啊!你爹年轻时就病病弱弱的,还不让我担惊受怕了一辈子啊!”母亲眼圈有些发红了,许是又想起和父亲共同经历的风雨飘摇的岁月了。

“娘,爹走后,你终于可以不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。病了一辈子,爹解脱了;照顾了父亲一辈子,娘也终于解脱了。”我赶紧岔开话题,我不想让母亲沉浸在无尽的往事里,悲情,伤怀。

“孩子,你不懂!和你爹在一起,娘愿意一辈子不得解脱啊!只要你爹在,尘世就是娘的天堂啊!这辈子,我都愿意照顾你爹。”娘声音忽然提高了,一字一顿,很坚决的,“在你爹的咳嗽声里过了大半辈子,已经习惯了。你爹走后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听不到你爹的咳嗽声,屋子里静的让人害怕。多愿你爹再多活几年,受苦受累,受惊受吓怕什么,只要你爹在,我就安心。”

“只要你在,我就安心”。这话瞬间击中了我。这是真正的爱情童话啊!不是卿卿我我,不是耳鬓厮磨,不是海誓山盟,不是花前月下,褪去那些耀眼的光环,爱情只剩下最朴素的内核——你存在,我安心。

母亲不知道,这是振聋发聩的“爱情誓言”,这是真诚赤裸的“爱情表白”。母亲说了,他们不懂得爱情,他们只知道过日子。但我,忽然就眼角潮湿了。口口声声把爱啊情啊挂在嘴上的现代人,懂得爱情吗?爱情于他们,更多的时候,像是一场包装华丽的表演,形式精美完整,内容粗糙空洞。浪漫如三毛,都认为爱情很烟火,“如果不落实到吃饭穿衣上,是很难长久的……”真正的爱情,在一粥一饭的甜蜜里,在半丝半缕的温馨里,在朝朝暮暮的相偎相依里,在相濡以沫的细水长流里,在同甘共苦的悲喜人生里。大爱无言,真爱如水。最美的爱情,无须轰轰烈烈,只须地老天荒。

父亲去世后,留给母亲一个包。临终时,父亲深情看了母亲最后一眼,好像要把母亲的样子刻在记忆里带走。如若有来生,父亲一定还会于千万人之中,找寻母亲,再和母亲携手共度一生吧!这一生太短啊!父亲用尽平生最后一丝力气说:“一定……要……看……好……这个包。”交到母亲手里后,父亲好像放心了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父亲去了,母亲没有嚎啕大哭。不在父亲跟前的时候,母亲的泪已经流干了,而且,母亲也不让我们兄妹几个流泪。她说:“你爹坚强了一生,他的孩子也应该像他那样。让你爹不要在亲人的泪眼婆娑中离开。”母亲伏在父亲已经渐渐冰凉的身上,久久久久地不愿起来,像生前无数次地和父亲相拥。只是这次,父亲再也无法敞开他温暖的怀抱,把母亲拥进怀里了。操劳了一生的父亲,像是深深深深睡着了。沟壑纵横的脸舒展开了,面容很安详,再也没有痛苦的神情了。我的被病痛折磨了一生的父亲啊,被岁月带走了,永远不会再回来了……

处理完父亲的后事,母亲拿过父亲临终前留给她的包。父亲会留给母亲什么呢?是定情信物,还是……带着一丝好奇,妹妹当众打开了那个包。瞬间,妹妹睁大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一副不胜惊讶之状。拿出来看看,父亲留给母亲什么了?我们看到了什么呢?钱,一捆捆的,数了数整整有四万之多。我们兄妹有些困惑,父亲得用多长时间才会攒这么多钱。生命的最后几年,父亲已经没有能力挣钱了,而且常常住院治疗,加上平时的求医问药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我们无论如何想象不出,病中的父亲如何节衣缩食积攒下这样的一笔“巨款”?要知道,父亲在世的后几年,我们兄妹只是每月给父母一笔生活费而已,相较于那时父亲的“超常”开销,也只是杯水车薪啊!

“老伴啊,你怎么这么傻啊,生前为我着想了一辈子,走了,还惦记着我,我不用你为我考虑那么周到,对自己,你为什么那么狠,那么苛刻啊!”父亲走时没有掉泪的母亲,忽然嚎啕大哭起来。在母亲断断续续的哭诉中,我们似乎明白了一切,又似乎什么也没明白。

那几年,父亲每次病情严重时,我们兄妹都会给父母一笔钱,让母亲买药,买营养品。而我病重的父亲啊,可能有所预感吧,不想再为自己花一分钱。起初母亲不同意,说要和我们兄妹商量,而最终,母亲还是拗不过父亲,顺从了。父亲就是母亲的整片天啊!而这一切,父亲都不让母亲告诉我们。

真的无法想象,在生命的最后几年,在病痛非人的折磨里,父亲一次次地游走在生死的边缘,每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后,又一分一厘地积攒,只为,自己走后,母亲能不过分依赖子女,能够独自生活。

“娘,当时那种处境,你怎么不和我们说?我们可以多给点钱啊!”妹妹有些哽咽了。

“你爹不让说。他说,你们姐妹刚生了孩子,需要钱的地方多着呢!你哥经济也不宽裕,不能拖累子女……”母亲说不下去了。

我的善良一生的父亲啊,生前,你为所有人都考虑到了,唯独,忘了你自己。甚至,死后,你也考虑到了,为母亲。

……

我想,我终于看清了爱情的模样。不仅仅从那部《父母爱情》的电视剧里,更从我父母朴素平凡的牵手一生里。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9 杭州星际娱乐注册布艺家纺公司 autoweb